最新消息:找稳定友链,同类型最好!!~~

为了天堂的月亮(二)

三分地 骷髅猫 3139浏览 0评论

接着上回的流水账继续往下报。
早晨8点,挣开惺忪的睡眼,打起精神,大家一块向西湖进发。
对于西湖的景色,在上次“独行西湖”的时候已经描述过了,我就不再多费笔墨。当然除了自然赐予的山山水水,杭州人的热情好客,也让我印象深刻。我还清楚地记得,今年3次“造访”杭州,每次都能碰到热情的杭州市民,第一次的那个路人很热情地帮我们制定最佳路线,还同坐一部车一直到“龙井问茶”的地方;第二次是在火车上碰到的,我还记得那个人虽然长相一般,不过看上去像是搞艺术的,一聊起来果真是做文化演出的,他还很热心地带我到车站,临走居然还互相留了qq号;这一次是遇到一个老伯伯,一听我们是从上海过来的,就马上讲起了上海话,原来还是老乡啊,这位老老乡因为老婆是杭州人就在杭州定居了,他同样很热心地告诉我们怎样的路线可以既玩的尽兴又不会浪费时间,把我们带到车站的路上聊了几句他遇到的趣事,还戏称那个同行的gg是“妇女主任”,真是个可爱的老人,呵呵。
这当真是应了那句话“地灵人杰”,好山好水出好人啊!

说了“好人”,再回头来说说好山好水吧。
我们根据这位“老老乡”制定的旅游路线先坐车到了九溪,然后坐面包车上山。九溪我去过,那还是5月份时候的事情,那里的石径、清流、绿树、翠茶都让我回味了好久,这次徐MM和张GG都是第一次来杭州,一起再去体会一下跨溪的乐趣也是很不错的。想着想着,车子已经在“九溪烟树”门前停住。对了,我记得上次也经过这里,不过没有进去。在栏杆外面探头朝里望了一下,风景也不错,反正门票2块钱,就进去了。哦,忘说了,和我们同一部面包车上山的,还有一位老奶奶,呵,也是个热心人啊,她告诉我们这里之所以提名为“九溪烟树”,和风流皇帝乾隆爷有关,据说当年他来到这里,远远地看到山间蒸腾出的水气就像一层轻烟笼罩在青山之上。呵呵,其实就算不到此一游,单单听这四个字,就可以想象得出这里的景色有多美了(当然要像我一样对文字敏感、且有丰富想象力,呵呵,不好意思,我又自恋了),因此,杭州、西湖之所以名声赫赫,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那些景点名字起得妙啊,像什么“平湖秋月”、“断桥残雪”、“雷峰夕照”、“曲院风荷”、“柳浪闻莺”、“南屏晚钟”等等,都惹人遐思无限。
我们从景点门口往里走,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汪碧水,还有“油油的水草在水底招摇”,显得沉静而温柔,水面上又见点点红蜻蜓,就像美丽的童年往事。山上有一道瀑布,我们循着阶梯向上而行,发现那道瀑布的源头只是山上的几道涓涓细流,原本活泼灵动的山泉水,从高高的山石上跌下,泻入深潭以后,便一改往日容颜,变得娴雅柔媚、静水深流了。上山的路到了山腰的一个凉亭这儿就嘎然而止了,于是我们就在亭子里稍坐歇息,只有那个GG显然是精力旺盛,像个猴子一样噌噌噌地继续往上面爬。在亭子里还碰到3个美女,于是大家随意地开着玩笑,我喜欢在旅途中和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共享一样的美景和轻松自在的心境,况且又是3个美女,呵呵。
从“九溪烟树”那里出来以后,本想去那个可以跨溪的“九溪十八涧”,后来可能走错岔道了吧,走上了一条“乾龙路”,据当地人讲,那可是当年乾隆皇帝走过的路。虽然没有让我“故地重游”一次,不过看在乾隆老爷子的份上,也没什么遗憾。路的尽头是龙井村,就是大名鼎鼎的“龙井问茶”之处。和第一次不同的是,这个是“二队”。我也不去管什么“一队”、“二队”的啦,重要的是,那里的茶农都热情,呵呵。这次也碰到个茶农“阿姨”,把我们带到她家去喝龙井茶。穿过曲曲折折的小道,越过此起彼伏的犬吠之声,终于跟着阿姨来到她家。她招待我们坐好,马上拿出两个布袋子装的茶叶让我们比较。说来不好意思,虽然我平时也经常喝茶叶,不过也只是半吊子,如果不是她说,我实在看不出优次之分,不过茶叶泡开来以后还是可以分辨的,嘿嘿。喝完茶,笑颜左思右想之后决定买一两茶叶,送给舅舅喝,真是个好女孩子啊。
后来听阿姨说,今年是西湖十年一次的打捞年,珍珠首饰、珍珠粉都卖的比较便宜。于是决定到她说的那个珍珠专卖店去瞧瞧,就在山下的“桂花村”。看到这么多漂亮的珍珠饰品,很难不动心哦,女人嘛,呵呵,不过还是克制住了我的购买欲望。记得以前大学的时候选修同济的“珠宝鉴赏”,光是看那些照片就已经两眼放光了,在众多宝玉石里,还是比较喜欢软玉和珍珠,光泽柔和、质感莹润,符合东方人含蓄内敛的气质……咳,好像又扯远了。笑颜收获了一条珍珠项链(送妈妈的,再次感慨一下,真是个好女孩子啊,如有那位单身男士有意结识,可以和我联系啊,呵呵)和一大包珍珠粉,另外那个同行的GG也收获一条项链(不太熟,就不评论了,嘿嘿),算是为杭州的商业繁荣做了微薄的贡献啦。
满足购物欲望之后,是时候满足口腹之欲了,早就计划好要去楼外楼吃饭的,不过到达楼外楼之前,还要从“花港观鱼”那里坐船到岳王庙那个地方。(我记得上次在西湖上坐船还是初中的时候,那是老爸单位里组织旅游,把我捎带上的。一晃已经好多年了啊。)阴沉沉的天空,几乎不见阳光,湖上风疾浪高,我们租了一艘小木船,经过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之后,从160砍到140成交,由于湖上风浪大,不让游客自己划,就由船娘来掌舵了。小船在波涛起伏的湖面上摇摇摆摆地向湖中那个小岛荡去。船娘坐在船头,身穿一套蓝印花布的裙子,倒是和木船的简约风格十分相配,由于风浪的关系,看上去划起船来有点吃力。张GG早就瞄上了划船的那个位置,几次三番欲图把船娘换下来,都未果,呵,看来也是个不安分的主儿。我们坐在船里,一边欣赏着两岸湖光山色,一边听船娘把西湖传说娓娓道来,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当船在湖边码头靠岸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早就饥肠辘辘,于是直奔楼外楼而去。说到楼外楼,不得不想起那首名诗:“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当然现在造访的四方游客,早就不用去理会当时诗人面对山河破碎、国土沦丧的满腔悲愤了。我只要想到可以在名店尝名菜,就已经垂涎三尺喽,呵呵。下午4点多的饭店,完全没有中午那种人声鼎沸的嘈杂,店堂里还有几桌客人零星地散坐着,都各自边品尝美食边随意地聊着天,湖边的风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玻璃窗,和佳肴的香味一起弥漫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楼外楼的西湖醋鱼和龙井虾仁都是举世闻名的,只是虾仁太贵,呵呵,以后再说吧,我们就要了醋鱼、东坡肉、莼菜汤、菌菇牛柳、耗油生菜,外加一客小笼包和米饭。醋鱼真的很不错,肉质很嫩,酸甜适中,让人胃口大开,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个莼菜汤,口感香滑,汤色清爽,还配有虾仁和火腿,鲜美异常。于是乎,想起那个著名的“莼鲈之思”的典故,想当年名士张瀚在秋风起时,想起故土“莼菜羹”、“烩鲈鱼”的美味,便毅然辞官回乡,潇洒的很啊。这个“鲈”,当是松江府的四鳃鲈鱼,现在已经很难见到了吧,那个“莼菜”是不是就是我们口中的“莼菜”呢,就当它是吧,呵呵。
饱餐之后,由于徐MM对岳王庙神往已久,我就和她两个人买票进去了。岳王庙就在西湖旁边,时近傍晚,游客寥寥,华盖如茵的古木苍松之中,飞檐翘角掩映其间。正殿当中是岳飞将军的塑像,一脸浩然正气,显得伟岸英武,头上悬有一块匾额,上书“还我河山”四个大字,苍劲悲凉,仿佛一声无言的怒吼。对于那个时代、对于那段历史,现在已经激不起多少沸腾的热血了,岳飞是“民族英雄”也好、“抗金英雄”也罢;是歌颂岳家军的“精忠报国”也好、是唾弃秦桧张俊之流的“奸悋谄媚”也罢,都已经化作一抔尘土,滋养着岳坟上的离离秋草。整个岳王庙在这初秋的日暮时分,更显肃穆和悲壮,高高的红墙,里面是历史,外面是现实,历史可歌可泣,现实荒杂迷离。
暮色已经浓了,是时候踏上回沪的归途,最后再看一眼“断桥”吧。在沉沉的暮霭里,断桥静静地横卧在湖面上,其实那只是一座普通的桥,不普通的、是这桥上的故事;其实那也是个普通的神鬼传奇,不普通的只是听者的心事吧……

2006/9/13 13:58

转载请注明:骷髅猫博客 » 为了天堂的月亮(二)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